你认为今天我们该如何更好地发展中国特色农业2019-04-08 20:56

——

  近日,全国两会在北京召开。在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农业界委员驻地,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农业部原副部长,现任中国常驻联合国粮农机构代表牛盾就提案关注的农业领域相关话题接受中国网记者采访。

  这也是牛盾赴联合国就任大使以来首度回国。今年两会上,牛盾除了一如既往地关注农业问题,尤其是供给侧改革中的农业发展问题之外,今年更把视野扩展向国际,今年向大会提交了一篇题为《促进中国农业国际交流与合作》的提案,建议优化开放结构、提高开放质量,“四化”同步、补齐短板、统筹城乡、统筹国内发展和对外开放,促进中国农业国际交流与合作。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农业部原副部长,中国常驻联合国粮农机构代表牛盾接受中国网记者采访

  牛盾:今年我提案关注的是如何进一步加强农业的国际交流与合作工作。我们国家开放30多年来,农业的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这个成绩也令国人自豪,这里有很多因素:农业经济政策,农业生产经营方式不断创新;农业科技进步创新;对农业的投入加强;全社会对农业进行深化服务的体系也越来越健全。除了以上因素之外,还有一条在重要因素就是我们国家一直以来都高度重视农业的国际合作与交流工作。

  农业国际交流与合作工作十分重要,回顾改革开放发展历程,农业国际交流与合作工作为中国农业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所起作用十分巨大。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农业国际交流与合作工作深入开展,促进了农业人才的国际交流,引进了大量的先进实用农业技术、优良品种和现代农业管理理念,吸引和利用了大量多种形式的国外资金投入。这对于快速缩小与世界农业科学技术差距、弥补国内农业资金短缺和投入不足、加快农村扶贫步伐、加快农业产业升级和现代农业发展起到了极其重要、难以代替的作用。

  牛盾:农业国际交流与发展带给我们巨大贡献的实例有很多。比如,我们目前在农业生产中广泛运用、效益显著地实用技术,许多是从国外引进的,如地膜覆盖技术、水稻旱育稀植技术、农业遥感技术等,都是国际合作交流的成果或是在国际合作交流成果基础上提升发展起来的,其产生的经济效益难以计数。此外,先进的科学的管理理念的引入所起的作用也十分巨大。例如,目前大家熟悉的项目管理科学是随着世界银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等国际援助项目的引入而逐步引入的。通过项目和项目管理的引入,大家逐步了解、掌握并开始运用这些理论。项目设计、项目执行、项目评估等方面的理念方法要求,在当时很陌生的东西现已被广泛使用。

  国际合作在相当程度上还促进了我国一些产业和事业的形成和发展,我国的奶业是在欧盟援助的奶类项目的基础上加快发展起来的;我国的农业技术推广体系是在联合国粮农组织信托基金项目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援助项目的基础上逐步建立和发展起来的;我国首次农业普查是在意大利/联合国粮农组织援助项目奠定的技术、人才和设备技术上完成的。

  中国网:新时期农业发展,国际性交流与合作的重要性体现在哪里?你有哪些建议?

  牛盾:进入新阶段,面对新形势,农业国际交流与合作工作任重而道远,新的发展形势和发展阶段为农业国际交流与合作工作提出了新的任务和要求。总体而言,有以下几个方面:

  农业对外开放进入了新的阶段,要求必须不断优化开放结构、提高开放质量。进入新阶段后,要求在始终不移坚持改革开放的同时,必须着力于改善开放结构、提高开放之路,要在更加有效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上下功夫,要加强对“走出去”和“引进来”的有效政策调控。这大大增加了国际交流与合作工作的政策含金量和统筹协调方面的含金量。

  我国农业国际化进程以及国际形势出现的新情况新变化,对农业国际合作提出了新任务新要求。面对激烈的国际竞争、国际农产品供需不确定因素增加、国际农产品市场波动加剧、农业领域外资兼并显露等新情况和新变化,要使我国农业在国际化进程中不断得到加强、不被削弱,必须切实加强国际交流与合作工作。努力争取和营造有利的国际环境,促进农业综合竞争力提升,提高应对国外农业竞争和影响的能力,加强对农业的合理保护,更加有效地利用两种资源、两个市场,是农业国际合作与交流工作面临的十分重要而艰巨的任务。

  “四化”同步、补齐短板、统筹城乡、统筹国内发展和对外开放,对农业国际合作与交流提出了新的要求。必须加大统筹城乡力度,加速转变农业发展方式,健全农业支持和保护体系,加快提升农业竞争力,进一步完善乡村治理机制。这给农业国际交流与合作提出了新的要求,要求我们必须在提高农业科技、管理模式“引进”质量和针对性上下功夫,推动发展方式的转变和竞争力提升;在改进和加强农产品进出口调控、实施农业“走出去”战略上下功夫,促进和加强农业支持保护体系建设。

  全面提升我对联合国粮农三机构的影响力,推进多双边外交工作新局面。联合国粮农三机构是多边舞台最重要的涉农国际组织,是中国发挥国际影响力和话语权的重要平台。我们要有效向国际社会表明中国将进一步推进农业对外开放,积极发展包括与联合国粮农三机构在内的各方面的国际合作,继续向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力所能及的农业援助,共同为建设一个无饥饿的世界而努力,推动与粮农三机构在消除全球饥饿、减少贫困和促进世界粮食安全开展深层次合作达成共识。

  “必须解决发展中国家农业综合生产力 只有发展中国家解决粮食安全问题才能真正解决世界粮食安全问题”

  中国网:最后一条你提到“推进多双边外交工作新局面”,农业的国际交流与合作,和我们现在推动的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有哪些内在联系?

  牛盾:我们在不断取得进步和发展的过程中,也会尽我们的义务和责任,即我们现在推动的有中国特色的大国外交。我们认为粮食安全在全球范围内要解决,不是靠发达国家的粮食就可以解决,也不是靠几个跨国的粮商集团来倒卖粮食就可以解决,也不是靠几个工业化的国家给发展中国家提供有限的原粮加工食品就可以解决……真正要解决世界安粮问题,我们认为,必须要解决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农业综合生产能力,粮食综合生产能力,只有大多数甚至所有的发展中国家,他们能解决自身的粮食安全问题,才能真正解决世界粮食安全问题。

  我们在取得成绩的时候,我们愿意跟发展中国家分享我们的经验和成果,就像我们新中国建立后,我们始终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我们和穷国富国、大国小国都一律平等、互相尊重、互不干涉内政。由于我们执行了这样一种外交方针,发展中国家始终是我们的朋友,我们在那么困难的时候,也是发展中国家对我们给予支持和帮助,也是发展中国家特别非洲国家的兄弟们,把我们抬进了联合国,恢复了我们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那么外交史上的记忆,我们永远不能忘,当我们发展得好的时候,我们要尽量去帮助这些发展中国家。

  我们在取得“三农”发展成绩的基础上,加强农业的国际合作与交流,这是双向的,不是说我们仅仅是贡献,也不是仅仅索取,这是一种双赢的合作。

  

  中国网:从国际视角来看,你认为今天我们该如何更好地发展中国特色农业现代化,以应对国际市场竞争?

  牛盾:我们在这次两会期间,向国际社会宣传我们现在的政策创新——供给侧结构改革。在农业领域来讲,就是我们现在要进一步进行农业结构的调整和优化,进行农业供给侧结构改革。长期以来,我们的父辈和我们都有历史饥饿的记忆,在60年代,我们有过这种经历,我们长期以来是粮食和主要农产品是短缺的,所以我们第一要解决的是农产品的供给,特别是农产品的数量问题,一定要保证农产品要足够、要充分。

  现在我们这种供给侧的结构调整,就是要明确今后不仅要保证数量的供给,还要保证农产品的质量和种类,让它结构丰富、优化。农业领域的供给侧结构调整,就是今后我们保证农产品有效供给的基础上,更要关注农产品供给的质量和农业的效益和更好的服务。这明确了我们今后农业发展的方向,我们会更加注重农业综合生产能力的提升,更加注重农业效益的提高,更加重视农民群众收入的增加,更加重视农产品的有效供给。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保证中国的粮食安全,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为世界的粮食安全进一步做出新的贡献。这也是我们今后工作的一个重点。

  “补齐农业基础设施建设、绿色可持续发展等方面‘短板’增强中国农业发展后劲

  中国网:“十三五”期间,农业急需解决的“短板”问题有哪些,有什么样的建议和期待?

  牛盾:首先就是调整结构,进一步优化农产品的生产结构,提供更多更好的优质产品。进一步的降低农业生产的成本,w66利来,减轻农民的负担,这些调整要深入到产前、产中和产后的各个环节。

  牛盾“十三五”最期待:“做农业是我最快乐的事,我愿不断为此努力。”(摄影:中国网记者 王金梅)

  其次要进一步加强农业基础设施的建设。比如耕地质量的提升、耕地肥力的提升、耕地的保护,还有耕地的灌溉设施的建设、畜牧业基础设施的建设、渔业基础设施的建设等等。在这方面我们做了很多工作,但是还不够,“十三五”期间必须要加强农业基础设施的建设,它是一个基础,它是一个农业发展后劲的问题。

  第三,农业生产和发展不能以损害生态环境为代价。在“十三五”期间我们发展农业,必须和加强农业生态环境向结合,同时给予高度重视。在发展农业生产过程中,一定要坚持可持续发展理念,不能采取掠夺式方式发展农业生产,我们曾经犯过这样的错误:把树林砍到来种地、把草原翻了地来种地……这样做破坏了生态,破坏了可持续发展的能力,但最终还是没有解决粮食安全的问题。

  在“十三五”期间,以上几方面问题我们必须高度重视,只有弥补了这些“短板”,我们才能优化结构、降低成本,实现农业的绿色可持续发展,不断增强我国农业发展的后劲。

  谈及“十三五”最期待,牛盾如此落笔:“做农业是我最快乐的事,我愿不断为此努力。”




Copyright © 2018-2020 环亚娱乐平台 版权所有 织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