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眼镜行业的降维打击2019-06-21 00:18

——

  2018年以来,田园综合体利好政策依旧不断。1月,首批148个国家农村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园创建名单公布;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提出要推进农业循环经济试点示范和田园综合体试点建设,加快培育一批“农字号”特色小镇,在有条件的地区建设培育特色商贸小镇,推动农村产业发展与新型城镇化相结合。

  这个世界看似浑然一体,实则却有不同的维度,就像一条条平行线,下一个维度的人只能是上一个维度人的意识投射。“高纬”对“低纬”的操控,就像“上帝”操控“人类”。

  中国道家哲学中,一个有名的思想是老子的天道一元论,既“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按照这种理论,物质世界可以分为三个维度: 一维:人(泛指事物)、二维:地(所处空间)、三维:天(所处时间)。同理,眼镜行业也分为三个维度:

  指的是各种镜架、镜片、隐形眼镜、验光设备等产品或服务,属于物质形态的。这个维度的事物是处于底层的,最易发生变化,某一领域一旦发生创新,该领域的产品就会受到很大冲击。 比如科技创新而带来的产品迭代,新能源汽车对传统汽车的冲击等。

  指的是经营眼镜的实体位置形态,也可以泛指能够给我们提供空间价值的产品,这个维度的产品不受一维创新的冲击,只有二维创新(空间发生变化)才能受到冲击。

  比如一个眼镜商铺,商铺的价值只跟它的位置和大小有关,而位置和大小是空间的两大尺度,商铺的价值和建筑材料或经营主体几乎无关。但一个城市的格局发生位置转移,商铺的价值就会受影响,比如老城区被新城区取代,新城区的房子升值更快了,吸引的人流也更多了。空间的转移才能影响商铺的价值。

  指的是与时间相关的产品,比如近年美国硅谷通过人工智能,基因科学等研究,破解基因密码,延长寿命。这属于时间层面。

  再比如金融,它介于二维和三维之间的产业,就像二维和三维的夹层,因为金融的本质就是用二维的“空间”交换三维的“时间”。假设一个项目,如果自己干需要5年才能做成。但采用融资手段,先融资再去干,两年就就能干成,时间加速了三年,但是同时你也释放了一部分股权。也就是说你的盈利空间虽被切割了部分,可也成功缩短了时间,这叫“空间”换“时间”。这就是金融的本质,是处于二维(空间)和三维(时间)的过度产业。

  商业的三个维度中,我们讲的降维打击,就是指高维商业打击低维商业时,具有碾压的优势。

  通过开发新款眼镜、提高镜片品质、改善验光服务等方式超越竞争对手,这类方式都属于高级一维打击低级一维。

  我们平时所说到的产品,服务等的各种创新,这些都是一维产品,它们是时刻变化的。无论你的产品多么先进,在科技发展越来越快的时代总会被取代。而地段是空间概念,选择一个好的地段销售眼镜,一般而言远重要过眼镜的创新改良。如果用房产取代地段的说法,那么我们可以理解为 房产属于二维产品,它的价值只受二维以上的时空变化影响,比如市中心转移,新区崛起。因此我们看到世界日新月异,但房价巍然不动,这也是“不动产”的真实含义。

  再比如互联网,它的本质也是二维产业,因为互联网改变了空间路径,使消费者和产品的路径大大缩短了;互联网也改变了信息路径,使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方式发生了变化,这对一维的传统产业产生极大的影响,因此互联网也是极易颠覆传统眼镜产业的,但因为眼镜产品的特殊性,目前还未出现真正的颠覆模式。

  结合眼镜产业来说,连锁眼镜店对单体眼镜店的冲击、线O模式、平台+流量的线上模式、产品+社群裂变的营销模式等,这些新型的商业模式对于传统眼镜企业的冲击都属于二维打击一维的具体表现。

  金融产业是我们所熟知的产业中最顶端的,如果说金融产业是2.5维度,那么真正的三维产业就是时间产业!快速打击慢速的核心就是改变了时间在竞争双方的分配比上。比如超高速导弹的研发对航母战斗群的打击,量子纠缠的研究对光速产生质疑等,再比如我们的企业战略是赚快钱还是赚慢钱,不同的决策往往对企业的寿命产生重大影响。

  结合眼镜行业来说,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快打慢是最易理解的一种方法,通过快速开发新款眼镜、迅速投放市场;通过在当地优势地段的快速连锁扩张,进行饱和窒息式攻击;通过融资获取大量现金快速商业布局等,这些都是三维打击低维的一些具体表现。

  第一维度的竞争是科技竞争,我们每天都在思考科技创新,然后发明出各种产品;

  第二维度的竞争是空间竞争,抢地段(房产)只是初级阶段,搭建优势路径(互联网电商、渠道、社交、流量、连锁)才是根本。

  第三维度的竞争是时间竞争。具体表现就是相对寿命(速度)和绝对寿命的竞争。人类的一切竞争,最终都将指向时间战场。

  读懂了商业的维度,我们再看看什么才叫“割韭菜”。割韭菜的本质就是高维度的人收割低纬度的人的财富。为了方便大家理解,我们把一维的传统产业再细分成两个维度,农业和工业。

  有个词叫“工农剪刀差”,就是工业产品和农产品的定价机制,农产品主要是食量,民以食为天,定价权基本掌握在国家手里,但是农民用的化肥、农药等属于工业品,却是市场定价。也就是说农民自己生产的产品是没有议价能力的,但是使用的产品却要接受市场价格,这就造成了工业对农业的收割,所以农民是贫穷的。

  互联网的诞生改变和优化了空间路径,从此社会运作逻辑全变了:人、货物、现金、信息等一切有形和无形的东西都被“连接”起来,完全突破了物理空间的限制,滴滴对出租车,淘宝对实体店都形成了巨大冲击等等。

  二维商业的另一个产业就是房地产,也对实体产生了极大的冲击,就像我们前面所言,房产属于空间产品,无论第一维度的发生怎样的创新,都冲击不到房子的价值,相反它却还可以吸纳一维创新的成果,成为一种金融产品,不断增值……

  金融是嗜血如魔的,专门寻找价值洼地和最大化增值空间,尤其是互联网产业,比如滴滴/ofo这种平台一样,被一股无形的资本力量操控,当资本得到他们预期的利润之后就会撤出,留下一个空的躯壳,它遇佛杀佛,遇魔杀魔,很多产业成也资本,败也资本。2016年的AR、VR;2017年的人工智能;2018年的区块链一个也逃不过,但也成就了阿里、腾讯帝国。

  当资本变得越来越大,几乎吸纳了整个社会财富,就会造成巨大的贫富差距,此时新的权利将会产生,出面调控和干涉,瓦解资本的扩张性。

  所谓: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这就是天道。接下来我们将看到越来越多的大鳄倒下,这是历史的必然。

  权力就是食物链的最顶端了吗?并不是。权力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平衡,它必须及时的汲取财富用于各种民生保障体系的建设:包括扶贫、公租房、社保、教育、医疗、交通、等等,确保大家能过上安定的生活。 所以到了最后,人民成了最顶端的收割者。而人民就是第一轮收割中的农民! 这就是一个循环,一个轮回。我们再看看:道家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故的恨,一切都是因果轮回。从地狱到天堂,我们只是人间的过客。

  




Copyright © 2018-2020 环亚娱乐平台 版权所有 织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