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农业产业化联合体这些省都有大动作2019-07-20 07:10

——

  目前,农业产业化联合体的发展已呈燎原之势,安徽、河北、宁夏、内蒙古、河南等地顺应形势变化,积极培育引导联合体深度融合发展。那么,在农业产业化联合体试点后的这 4 个月里,各省又有什么大动作?

  由一家龙头企业牵头、多个农民合作社和家庭农场参与,用服务和收益联成一体的农业产业化联合体是农业产业化发展到新阶段的必然产物。

  当今市场的竞争已不是单个主体的竞争,而是整个产业链的竞争。在农业产业化快速发展过程中,龙头企业从最初的发展订单农业、指导农户种养,到自己建设基地、保障原料供应,但受农业生产监督成本较高的制约,难以快速扩大规模。发展农业产业化联合体,能够让家庭农场从事生产、农民合作社提供社会化服务,龙头企业专注于农产品加工流通,从而形成完整的产业链条。

  

  近年来,安徽、河北、内蒙古、宁夏、江西等地顺应形势变化,积极培育引导联合体深度融合发展。

  到 2016 年底,全国各类农业产业化经营组织达 41.7 万个(其中龙头企业 13 万家),辐射带动农户 1.27 亿户,农户参与产业化经营年户均增收达 3493 元,为新形势下农户分享农业产业发展成果、促进乡村振兴开辟了一条新途径。

  2017 年 4 月,安徽省农业产业化工作指导委员会认定、公布了 915 家农业产业化省级龙头企业、133 家省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甲级队”、235 家省示范现代农业产业化联合体,其中,粮油类企业分别为 279 家、39 家和 87 家,分别占 30%、29% 和 37%。

  今年以来,安徽省宿州市砀山县创新扶贫思路,采取“核心企业+合作社+贫困户”三位一体的联合体模式,拓宽产业扶贫的路径。目前,砀山县已有通过省、市认证的农业产业化联合体 47 个,其中省级示范联合体 9 个。

  砀山通过建立与联合体成员利益联结机制,根据联合体成员利益联结的“优势互补”需求,探索出不同模式的利益联结机制,带动贫困户实现有效脱贫。

  砀山县砀园果业产业化联合体是种植业产业联合体,依靠自身的技术力量、管理经验和产品品牌辐射带动联合体内合作社和家庭农场,实施“统防统治”,即:统一果树管理技术方案、统一农资配送、统一技术指导培训、统一品牌资源共享等,按照统一方案生产并经品质检测符合联合体要求的水果,以“砀园牌”酥梨著名商标统一销售,大大提高了果农的收益,有效带动了贫困户稳定增收,也为消费者提供了安全放心的食品。

  砀山兴达罐业联合体和宿州科技联合体是生产型联合体,他们采取在产品收购上高于市场价一定比例收购联合体内成员的产品,当市场低迷时设定保护价,最大限度减少农民损失,在农资供应上联合体统一价格采购供应农户。当市场价高于保护价时,按照市场价上浮 5% 的优惠价收购贫困户的产品。这种类型的联合体采取“成员独立+契约联结+基地共建”的运行机制,以基地为纽带,将核心企业、合作社(家庭农场)、贫困户利益联结在一起,有效促进了贫困户的减贫脱贫。

  砀山兴达养殖型产业化联合体依靠自身的市场对接能力和综合服务能力辐射带动合作社和家庭农场。在具体服务上,建立“三社、二队、二中心”的服务模式。“三社”即依托联合体内的三家养殖专业合作社连接养殖户和贫困户,“二队”即组建一支专业技术服务队和成立一支饲料、肥料配送队,按照公司的要求,及时将饲料、肥料送到养殖场和种植基地。“二中心”即设立生猪收购服务中心,农产品收购服务中心。联合体对家庭农场和贫困户的耕、种、收、管全程服务,降低了家庭农场和贫困户的作业成本,有效增加了贫困户的收入。

  养殖风险和贷款资金风险是贫困户发展养殖脱贫的最大问题,砀山强英鸭业这家企业利用自身强大的实力成功探索出风险承担机制,企业担保养殖户建设养殖大棚、购买种苗的资金贷款,解决贫困户养殖贷款难的问题,在生产运营上采取“五统一”运营模式,即“统一提供种苗、统一技术服务、统一饲料配送、统一疫病防治、统一保护价收购”的经营模式,解除贫困户发展养殖的后顾之忧。

  今年以来,砀山县优选出效益比较好、带动能力比较强的 10 家联合体,通过采取订单收购、生产销售全程服务、资金托管等方式,精准带动建档立卡贫困户 4332 户。

  河北誉皓农业产业化联合体成立于 2016 年 5 月,以龙头企业“邯郸市誉皓实业有限公司”为核心,结合拉长核心企业上下游产业链,已吸收涉农企业 8 家,专业种植合作社 19 家,家庭农场(种植大户)17 家,社会化专业服务组织2家,涉及农户 5750 户,种植面积 23000 亩。在大磨乡、双井镇、北皋镇、张二庄镇等部分家庭农场,试种富硒小麦 2000 亩,试种富硒甘薯 500 亩。现有科研团队 3 个,已取得专利 11 项。核心企业通过向前端延伸带动农户建立原料基地,形成生产与加工、科研与产业、企业与农户相衔接配套的上下游产业格局。

  该联合体利益共享,成效显著。企业通过推广新品种、技术指导、科学管理,使家庭农场(种植大户)开展标准化生产,建立了稳定的生产基地,减少了原材料采购中间环节,节约了成本,保障了企业对农产品的质量需求,解决了企业产品质量安全的源头之忧。

  二是家庭农场通过与龙头企业联合,资金有保障、技术有指导、市场有销路,解决了资金、技术、信息、市场、农机服务等问题,提高了农产品产量,增加了收入,每亩同比增收 280 元,户均增收 1120 元。

  三是合作社加入联合体后有稳定的服务对象和集中连片的服务环境,利益有保障。如魏县天浩农业机械服务有限公司、魏县常青农机专业合作社与联合体 1.6 万亩耕地签订作业服务合同,提高工作效率在 30% 以上,实现收入 232 万元,除让利给农户一定的作业费后,收益还有大大的提高。联合体成立以来实现产值 12.5 亿元,农户同比增收 644 万元。

  今年 7 月,河北省农业厅与农业综合开发办公室、农行河北省分行联合出台《农业产业化联合体支持政策创新试点工作方案》,提出通过支持政策创新,初步探索支持联合体发展的集金融支持、贴息补助、以奖代补、股权投资等相关政策为一体的有效举措,2018 年重点打造 160 个省级农业产业化示范联合体,带动培育 500 个联合体,聚合 3000 个各类农业经营主体融合发展。

  据宁夏回族自治区农业部门最新调查显示,目前,全区农村经济产业化合作组织已经成为农业发展的新生力量。全区各类合作社成员数达到 27.3 万个,带动辐射农户数 59.5 万户。宁夏银川探索了依托于联合体的产业链金融,降低成员融资门槛和偿贷风险,来破解资金瓶颈。

  贺兰有机水稻产业化联合体探索设立融资担保风险基金和股权投资基金,按照“政府基金+联合体基金+银行配比性放贷”的运作模式,政府和联合体共同出资 400 万元设立产业发展基金,与银行合作放大 10 倍,可贷款 4000 万元,向成员发放无抵押贷款。

  贺兰广银稻渔产业化联合体正在“互联网+农业”、电子商务、农业社会化服务、休闲农业等方面进一步延长产业链条。在“政府基金+联合体出资+银行配比性放贷+农业保险”模式的金融保障下,联合体开展了“金融、农资、农机、农技、质量追溯、粮食银行、O2O 产品销售、农民培训”八个方面的社会化服务,帮助农民更好地增收致富。该联合体组建土地股份合作社后,94 户农户共 913 亩土地以股份形式加入联合体,每亩耕地除年底发放保底红利 800 元外,根据盈利情况按股权比例每亩土地还可以获取二次分红。

  内蒙古自治区因地制宜地总结出链条延伸型、加工带动型、三产融合型等多种联合体发展模式,联合体内部成员通过签订长期订单、股份合作、服务协作等建立合作机制。各地形成了“牧草银行”“羊联体”“小额信贷+托管”等农企利益联结新思路,为农牧民分享产业链增值“红利”搭建了平台。

  内蒙古五原县向日葵产业化联合体采取多种形式发挥资金引领作用,除了允许种植户以土地经营权作为抵押,赊销联合体内各类生产资料,还吸纳了金融保险机构,为企业和农民提供金融支持,为种植户提供农业保险。

  2018 年 4 月,淮滨县涵盖 17 个乡镇(办事处),拥有 67 家各类新型经营主体的大型农业产业化联合体——信阳中仓农业产业化联合体正式成立。

  该联合体由信阳中仓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倡导并牵头, 县内农业产业化龙头加工企业、种子经营企业、配方专用肥生产企业、粮食收储企业和各类农业种植合作社参与。联合体成员遵循“平等、自愿、协作、互惠互利、共同发展”的原则,充分发挥整体产业优势,建立良性竞争和促进互惠互利的机制,共同推动该县农业产业化健康持续发展。

  联合体的主要任务是整合各方资源和人才优势,构建完整产业链体系,建立健全共建共享机制,完善基础设施,提升社会化服务能力,为农业产业化提供高效服务和有力支撑,实现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和转型,进一步提升种粮效益。

  联合体涵盖了粮食加工、种子经营、粮食收储、专用肥生产、农机服务、养殖、种植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等新型各类经营主体,可收储粮食 30 万吨,拥有各类农业机械及设备 200 台套,小麦和稻米加工能力分别达到 800 吨和 1000 吨/日,流转、托管、代耕代种耕地面积 2 万余亩,年总产值约 6.6 亿元。

  无论是农业产业化联合体发展,还是农产品区域品牌建设,区域龙头企业薄弱、市场经营主体缺位都是最大的软肋。所以,经营主体是个纲,纲举目张。

  今年 1 月 21 日,在“新时代农产品区域品牌建设高峰论坛暨农产品区域品牌联合体模式发布仪式”上,提出了组建农产品区域品牌经营的主体,要有新机制,三力合一。即由三种力量组成: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团队参股。本文上述案例,就是这种思路的实践。

  政府主导除了出台产业政策,协调税收信贷支持,调动政府社会资源支持外,一个最最重要的工作是,主导成立一个强大的企业法人式的市场经营主体,集中人财物把主体做强做大。

  如果已有产业基础良好的国有或集体制龙头企业,政府主导进行适当改造,如东阿阿胶、伊利乳业、乌江榨菜;如果有实力和能力兼具的民营龙头企业,政府则应该集中优势资源、全力以赴支撑、支持和推动企业做强做大,扛起产业大旗,如好想你枣业、百瑞源枸杞;如果没有,政府则要当仁不让,主导组建一个新型经营主体。

  在吉林松嫩平原崛起的“查干湖大米”品牌,其经营主体松原粮食集团是吉林省松原市政府投资控股组建的大型国有粮食企业,以松粮集团为龙头,联合吉林省西部 22 家米业企业,成立“查干湖大米产业联盟”,以“查干湖大米”品牌为引领,共举一杆旗、同打一张牌,形成品牌联合体,抱团取暖、联合突围,实现了区域大米价值的提升,成为农产品区域品牌建设的典范。而同是吉林大米品牌代表的东福米业(大荒地品牌),则是村企合一的典型代表。

  社会参与是指在农产品区域品牌建设中要引入社会资源、社会资本和第三方咨询机构等,共同参与品牌建设。松粮集团引入中石油吉林油田,中石油的加油网点都成为“查干湖”大米的销售终端。

  团队参股指的是,一方面区域内条件成熟的农业合作社和家庭农场要参与进来,另一方面吸纳经营团队参股,加强农产品品牌营销中的短板,形成强大的凝聚力,一心只干事业。

  概括来说,农产品区域品牌经营的主体,由这三种力量组成: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团队参股。

  回复关键字,获取相关主题精选文章 关键字:军民融合 规划策划 经营管理 评估论证 经典案例 高层观点 大师宏论 政策法规 投融资秋楠商语




Copyright © 2018-2020 环亚娱乐平台 版权所有 织梦58